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20

十年傳教心酸路 她為了邪教付出青春和家庭

發布日期:2020年03月09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秋廷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小:

  廣西女子王香(化名)誤入“全能神”組織十幾年,落得家庭破碎、丈夫情斷、兒子不認、孑然一身、窮困潦倒的結局。2019年年初,經過熱心人的耐心教育幫助,她從“全能神”的迷霧中走出來,徹底認清了邪教的丑惡面目,向我們講述了她從信教到傳教十幾年的親身經歷。

  王香的母親是個農村婦女,有些迷信思想,耳聞目染之下,王香也相信鬼神,她自己從小身體不好,一不舒服的時候就會胡思亂想,總說感覺到有“鬼壓身”,心里常常感到非常害怕。王香少女時就接觸到基督教,但是成為一名基督信徒后,內心對鬼神的恐懼并未減少。中專畢業后她結識了廣西桂林靈川籍男士蔣健(化名)并結婚,婚后育有一子。丈夫勤勞致富,心系家庭,夫唱婦隨,小日子過得很是紅火。但王香的迷信思想仍然沒有因為日子好而改變,她認為“鬼”不但跟著她,還危害到了她的孩子,她的孩子有時會突然大哭起來,就是被“鬼”嚇到了。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王香接觸到了打著基督教幌子的“全能神”傳教人員。王香是這樣說的:“我在網上查找宗教信仰話題,想知道為什么有鬼壓我,兒子也會突然大哭起來。我查到一篇文章,大概內容是說神已做了新工作,圣靈的作工已經轉移了,‘全能神’是獨一真神,‘全能神’就是耶穌的再來,只有禱告‘全能神’才有圣靈作工。剛開始我也不相信,但是還抱著試試看的心里。然后我經常上網看這類信息。后來聯系了網上留的電話,就有一個姓王的婦女給了我一本‘經書’給我看,讓我信‘全能神’。”

  剛開始王香對傳教人員說的話并不相信,但傳教人員死纏爛打,不斷找王香聊天,終于找到了王香“怕鬼”的弱點。經過傳教人員一次又一次洗腦,王香逐漸接受了傳教人員只有“全能神”才能趕走“鬼怪”的一套說辭,轉而投入“全能神”組織的懷抱。  

  王香開始在家中看“全能神”的書籍,偶爾參加“全能神”成員的聚會,后來參加聚會越來越頻繁。由于聚會大多在晚上,她經常丟下兒子在家讓丈夫帶,自己晚上出去深夜才回來,有時甚至徹夜不歸。丈夫對妻子晚上丟下兒子出去跟人聚會的行為非常不滿,兩人經常激烈爭吵。冷靜下來的時候,丈夫多次苦口婆心地規勸王香安心在家帶孩子,不要總是出去參加神神叨叨的活動。但是王香絲毫不為所動,依然我行我素。因為丈夫工作繁忙,孩子經常因為沒有人照顧嚎啕大哭。丈夫漸漸對王香由失望到絕望,曾經溫暖的家變得冰冷。

  王香的前夫蔣健回憶往事滿臉痛苦地說:“我讓她別信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,把心思放到家庭里,好好照顧孩子,不要老是跑出去,她不聽,我們經常因為這個事情吵架。我一直勸她脫離這個邪教,甚至想報警把她抓起來,就是為了挽救她。2008年,她離家出走了。當時我們的兒子才六歲,沒有了媽媽的孩子非常孤僻,在家、在學校都不愿意跟人講話交流。”

  2008年初,王香開始去傳所謂“全能神”的福音,主要是針對信奉基督教的人,試圖把他們發展成為“全能神”信徒。王香聲稱,帶她入教的那個王姓婦女要求她引薦其他信耶穌的人,配合她對這些人進行“澆灌”,說這樣就能得到“全能神”的看顧,以后災難來臨也能幸存下來。

  “大約在2008年9月份左右,因為我經常出去(參加‘全能神’活動),和丈夫經常因為這個吵架,感覺日子很難過下去了,就把丈夫給我管理的五金店轉出去,拿到錢另外租房子住了。當時租房在外,我心里還是很難過,還是想回家。可是想到萬一‘全能神’真是耶穌再臨怎么辦?那不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了?有一個姓李的婦女給我書,也經常來看我,勸我不要回家,要給‘全能神’盡本分,說我回去就是背叛神,會有橫禍。我又不敢回去了。”王香回憶剛開始離家的那段時間猶豫糾結的心情。

  王香自述說離家的十年主要是去傳福音,剛開始在桂林本地傳,2012年桂林警方抓了一批宣揚世界末日的“全能神”人員,她是漏網之魚,后來組織上派她到外地傳福音,到過南寧、玉林、貴港、白色等地。

  “‘全能神’給你的待遇好不好,月工資給你多少?”我們問她。說起這個王香有點心酸:“沒有工資,都是靠自己的。我有時打點工掙點錢養活自己。去外地傳福音的話組織上會安排接待家,就在接待家里吃住,白天出去傳福音,到了別人家里,如果別人招呼午飯就在別人家吃,如果不招呼就自己出去吃點米粉或包子,生活過得很苦。遇到不理解的人冷嘲熱諷,心里很難受。我本來身體就弱,因為長期在外奔波,2017年初的時候,身體越來越差,又沒有錢看病,就要求回到桂林,打工掙錢看病。”

  盡管傳福音的生活這么苦,但李姓婦女不斷夸她積極、年輕、能干,是“組織”重點培養的對象,于是王香一次次壓抑自己回家的念頭。一年后王香做了小區帶領,虛榮心得到了滿足,覺得自己確實很能干,以后能做更大的帶領。李姓婦女還告訴她,傳福音越多,“全能神”賜予給她的就越多,以后能脫離世俗,獲得權力和長生。

  讓王香不敢回家的另一個原因,是最初加入“全能神”的時候,“教會組織”就讓她發了毒誓,如果離開或者背叛“全能神”,自己連同家人都會遭受橫禍。所以雖然日子很苦,但王香在“全能神”組織畫的大餅引誘和恐嚇下,一直不敢離開。

  多年過去,王香“升官”的愿望落空。盡管她為傳福音付出了青春和家庭,但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并沒有打算提拔她,只是利用她傳福音、做澆灌、拉人頭。直到2018年年底被桂林警方一舉抓獲,王香才走出“全能神”泥潭。

  王香因違法宣揚邪教被拘留,熱心人教育幫助她,向她揭露了“全能神”的邪教本質,分析了“全能神”的害人手段,特別是對王香介紹了宗教的起源和發展、宇宙的科學常識、人體的科學等方面的知識傳授,找出“全能神”書本中不符合事實的例子,讓王香思想發生了動搖,又從家庭親人等方面進行了開導,終于使王香的思想發生了變化。

  王香徹底認清了所謂的“全能神”不是“神”,而是一個人,一個欺騙群眾、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人,“全能神”組織是邪教組織,危害社會、危害家庭。王香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:“我從‘全能神’的話中認識到,‘全能神’讓人愛他,不讓人愛丈夫、妻子、兒女、父母,讓人離開家盡本分,如果人不離開家盡本分就認定是一個惡人。‘全能神’說的這些話違背了人倫道德,讓人走向一條不歸路。‘全能神’說的很多話都不符合事實,說中國的傳統文化是落后的,說中國的水喝了5年就會得癌癥,以此來詆毀國家,反對政府。‘全能神’還發動信徒捐奉獻款,給那些高層的人用。我再也不會信‘全能神’了。”

  如今,王香徹底和“全能神”決裂了,但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:由于她離家出走十年未歸,丈夫跟她離了婚;缺席了兒子6歲到16歲之間10年的成長過程,兒子對她心懷恨意,不愿意認她;身體不好,沒有積蓄,靠打工和當地政府的幫扶維持生活。雖然十分痛悔當年的愚昧無知,未來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,王香相信憑著愛和真誠,一定能夠修復橫在與兒子之間的溝壑。

(責任編輯:力楓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
AG真人国际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