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學術

論法輪功“理論體系”的主線

發布日期:2006年10月26日   文章來源:凱風網   作者:唐老鴨
[打印本頁] 【字體大小:
  (注:本文不涉及其他任何宗教)

  如果把李洪志的“法理”、“講法”作為一個完整的系統,我們不難發現,在李洪志的《轉法輪》和《轉法輪卷二》中,實際上是系統地解釋了九個問題;在他的后期講法(俗稱“新經文”)中,則系統地回答、解釋了五個問題。從《轉法輪》到各個時期、各個國家“講法”,以及到2005年5月22日于多倫多的“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”,李洪志是系統地回答、解釋了十四個問題。即:人是怎么來的—→人來干什么的—→為什么要“修”—→怎么“修”—→“修”有什么好處—→“修”成有什么結果—→“修”不成有什么結果—→不“修煉”了會怎樣—→反對“修煉”又會怎樣—→誰在反對“修煉”—→中國共產黨是什么—→大法弟子應怎樣對待邪惡—→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怎樣對待人間的法律—→中國共產黨是否應當保留等。

  然而,這十四個問題李洪志不是按著順序集中在一起講明和回答的,他散落在《轉法輪》中的不同章節和后期“講法”、“經文”中,是逐步逐步回答的。如果我們把這些問題作為一個系統,從整體上分析,我們就不難看出:這些問題恰恰形成了證據鏈,構成了李洪志立論的完整體系!這不難看出李洪志理論的荒謬所在,也不難看出法輪功理論的邪教走向,更不難看出李洪志的政治目的和政治圖謀!在下面的分析中,我們要大量引用李洪志的許多原話和原意,這是他立論的基礎,更是我們分析論證的證據所在!

  第一個問題:人是怎么來的?

     李洪志在《轉法輪》中說過:“咱們人是從無比純潔、美好的天國世界,起了執著心后一層一層往下掉,掉到地球這個中心,宇宙這個垃圾站來的。”這里有三個問題值得注意,假定李洪志的說法成立,那么,咱們“人”從天上掉下來之前不也是“神”嗎?既然是的,人(神)怎么還會從“無比純潔、美好的天國世界掉下來”呢?其一,無比純正的地方怎么會出現無比純負的因素?一群正電子中怎么會冒出一個負電子?一群公雞中怎么會突然冒出一只母雞?要么就是李洪志這個虛擬的單一純正的“天國世界”不能成立;其二,在李洪志的那個“無比純潔美好的天國世界”里,一切生命(神)的任何需要都是通過“意念”完成、解決的,即所謂“移念到眼前”,“想什么有什么,要什么來什么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”,也就是說那是一個既沒有利益沖突、也沒有需要沖突的“神”的世界,既然沒有利益沖突和需要沖突,這個地方怎么能產生“執著心”和“私心”呢?其三,在那個大覺者(神)的“天國世界”里,第一個人掉了下來,第二個、第三個、第N個人(神)干嘛不接受教訓,還要繼續從“無比純潔美好的天國世界”往“地球這個垃圾站”掉呢?這不是執迷不悟又是什么?

     綜上所述,李洪志的這個“人是掉下來”的說法,是不能成立的!《轉法輪》立論的基礎是經不起推敲、經不起驗證的,純屬無稽之談和荒誕謬論。

  第二個問題:人來干什么的?

     按李洪志的說法:“我們人來到這里(指地球這個垃圾站)不是來當人——是來吃苦、消業的。只有通過‘修煉’,經過吃苦、消業,咱們人才能返回先天的本性,做到返本歸真,回到自己的天國世界里。” 李洪志首先把“有神論”的立論立了出來,就是說人是從天上什么地方來的,最后還要回到天上什么地方去,而回去的途徑只有、也只能通過“修煉”這種形式,最終才能達到返回先天、返本歸真的終極目的。這里有個問題要引起注意:按李洪志的說法,咱們人都是從“神”的天國世界“掉”到地球上來的,人“掉下來”的“本位”是一個能產生“執著心”和“私心”的地方,那么,“修煉人”千辛萬苦地“修”到“本位”上去(返本歸真),不還是要產生“執著心”和“私心”嗎?不還是要“掉下來”嗎?如此“上來”、“下去”地勞而往返,還要“修煉”上去干什么?最后不還是要“掉”下來么?最終不成了徒勞往返嗎?如此這番又有什么價值和意義呢?可以看出,李洪志的這一論述,更是難以成立的謬論!

  第三個問題:為什么要“修”?

     按李洪志的說法:因為“只有修煉你才能在今后的地球劫難中免遭淘汰,你才能盡快擺脫做人、做常人的苦難,你才能在你死后免入六道輪回(天道、人間道、阿修羅道、畜生道、餓鬼道、地獄道),你才能在法輪世界里永享大自在”。

  第四個問題:怎樣“修”?

     李洪志在早期說過,“修煉”的方式是要“以法為師”,也就是必須嚴格按照《轉法輪》,以及他在各地所講的“法”,做到以“法”為師,“時時對照,做到是修”。但是到了后期,李洪志又說:“我說的都是法”。也就是說李洪志將“以法為師”,悄然轉變成“以我為師”,即:我就是法,法就是我!你們(指弟子們)必須按照我李洪志的要求、按照我李洪志的說法去做!這才是“修”,才是“真修”。從這里不難看出,李洪志已通過他的“講法”,牢牢地、明確地確立了自己的“教主”加“霸主”地位。

  第五個問題:“修”有什么好處?

     在李洪志的《轉法輪》中,以及后期各個時期的“講法”、“經文”中,對“修煉”有什么好處,說的是再直接不過了!只要你想“修煉”,按李洪志的說法是“真心想修”的,這些“好處”他都會給你。這些“好處”包括給你祛病健身,給你“下氣機”,給你“下法輪”,給你“法身”,給你“開天目”,最后讓你出現所謂的“功能”,達到“遙視”、“宿命通”的狀態等等。而且,只要你“修煉”了,只要你“真心想修煉”,他李洪志立馬就會給你“清理身體”,把你的“病根拿掉”,一下將你“推入無病狀態”,達到“慧眼通”這個層次,你一下子就沒病了,你一下子就不是常人了,你一下子就成了一個“未來的覺者”——未來的“神”了!而且,作為“修煉”人,你要比常人高出許多倍,這些倍數是“無法用人的語言和數字”來表達的。比如這個“法輪”,它是一個有“靈性”的東西,是非常珍貴的無價之寶,是“多少個億都買不來的”,常人是絕對不可能擁有的!李洪志用這些虛擬虛幻的東西,悄悄地誘發人們“神”的意識,讓你感到自己是一個超越于常人的“修煉人”——未來的神,叫你在這種虛擬虛幻的世界里麻痹、陶醉,直至癡迷。
需要注意的是,李洪志所說的這些虛擬虛幻的東西,有些人并非沒有耳聞過。李洪志正是利用大家曾聽說過或了解一點,但知之不多、知之甚少的情況,大量盜用、剽竊佛家和道家以及其他宗教門派的一些名詞術語(比如:“天目”、“法身”、“法輪”、“不二法門”等名詞,均出自佛家,但其本意已與李洪志所述大相徑庭),歪曲、篡改了佛家、道家、其他宗教門派這些名詞術語的內涵和外延,移花接木,混淆視聽,讓“修煉人”誤解,并信以為真。

  當然,這些所謂的“好處”都是看不見、摸不著的,連李洪志自己也都無法證實!因為它們都是虛無、虛幻的東西。而一旦“修煉人”相信李洪志之后,他們就會逐步從好奇向著迷過度。

  第六個問題:“修”成有什么結果?

     從李洪志的《轉法輪》及李洪志在各個時期的“講法”、“經文”中,我們不難看出:“修”成后的所謂“好處”可謂碩大無比、美妙無比、無與倫比!

     按照李洪志的說法,當你“修”成了,圓滿了,你就會給人類帶來一個壯舉,特別是給不信“神”的人們帶來一個深刻的教訓,你就可以帶著肉身“白日飛升”;不要肉身的,可以在空中虹化掉,然后進入各自的“天國世界”,拿到各自相應的果位,即:佛果、菩薩果和羅漢果。到了這個所謂的“天國世界”里,你就可以“大自在”了,就成了大自大在的“佛”了,就是想什么有什么,要什么來什么,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,想干成什么就能干成什么!這時候的你,想什么或者想做什么,根本就不用動手、不用張口,叫“移念到眼前”,即一動念頭,什么都解決了!要想吃飯,一動念頭,飽了;要想睡覺,一動念頭,行了;要想解除疾病,一動念頭,成了;要想再造個地球或者銀河系,一動念頭,造出來了。這就是李洪志給全體“修煉人”虛構出的美輪美奐的“天國世界”。可以說,許多“修煉人”最后不愿放棄“修煉”,就是被這個虛幻的“天國世界”誘惑了,他們的終極目標,就是直奔“天國世界”。

     那么李洪志的這個“天國世界”到底是由什么構成的呢?用李洪志的話來說,叫做“路是金的,樹是金的”,石頭是金的,就連睡覺用的床都是金的!不難看出,李洪志向“修煉人”描繪的“天國世界”,完全是一個“金子”化的世界,準確地說就是一個物質化的世界。“天國世界”在其他宗教中,是作為一種來世的精神寄托而存在的,但在李洪志的法輪功中,他是作為一種現世的追求而確立的,而且付出(李洪志是用吃苦、舍去來表示的)越多,得到越大。這樣,李洪志巧妙地將精神類的東西物質化了,把對精神的追求轉化成物質的追求,將對物質的追求轉化成精神的追求,完全顛倒、搞亂了“修煉人”的正常思維,把“修煉人”逐步引向虛妄的歧途。

     在這里,我們要把李洪志所說的“果位”,與佛教中所談的果位區別開來。佛教中的果位,實際上是一種修學佛法的“學位”,就是你的智慧和覺悟的程度,而不是李洪志所說的大大小小、飛來飛去、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、來無蹤去無影的神仙!實際上,李洪志又巧妙地篡改了佛教中關于“果位”的提法,將佛教中的“果位”,演變成李洪志法輪功中的“神位”。
    這里有三個問題需要解釋一下。有人問:①李洪志的法輪功既然是飄渺虛幻的產物,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信呢?②他所見到的一些“修煉人”,好象與正常人并無兩樣,而且有許多事情他做的比常人還好,比如分房、評職稱、加工資等等,他做的比“共產黨員還要共產黨員”,真的就象在“做好人”,這樣的人對社會、國家能有什么害處?③國家干嘛要取締法輪功呢?

     第一,練法輪功會出現幻覺。需要注意的是,練其他氣功也會產生幻覺,法輪功既然是氣功的一種,練功出現幻覺,也是正常的。問題是對這個幻覺你怎樣看待?你把它當作是虛無飄渺的,還是當作客觀存在的?佛教在《楞嚴經》中曾告誡弟子:“凡有屬相,皆屬魔幻”,坐禪練功中出現的幻覺,那都是阻礙修煉的魔幻,叫大家要設法排除,不要受其干擾。到宇宙另外空間中存在的這些東西,雖然它們有些只是局部的。”這樣,李洪志就把練功中出現的幻覺,肯定為宇宙中另一種物質的存在形式,讓“修煉人”信以為真,從而誘惑他們為了自己的“圓滿”,為了自己的“天國世界”,認真地“修煉”,不懈地努力,積極地追求!正因為部分法輪功信徒,在練功中出現了幻覺,并把這些幻覺在“同修”中不斷地傳播,使得許多法輪功信徒誤信了幻覺,進而相信了李洪志和法輪功。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:練功出現幻覺是正常的,但把幻覺當真實的就是不正常!猶如一個人做夢,你做夢是正常的,你把夢當作真實的你就不正常了,你就有毛病了。

     第二,練法輪功為什么會讓一些人“上癮”?這個問題作者曾在練功與祛病健身中詳細談到(見江蘇省人民政府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《教育轉化工作理論研討材料匯編》2003年11月P13—15),這里暫不展開論述。總之,人們在入靜、入定、坐禪、冥想的過程中,會使人體內部分泌出一種叫做“內啡呔”的物質,這種物質在人體內部適量分泌,會使人的精神產生愉悅,讓人感到世界充滿色彩,令人感到生活充滿魅力。但是,“內啡呔”分泌過量,則會讓人產生心理依賴,直至成癮。而且,“內啡呔”這種物質的分子結構,與天然嗎啡的分子結構完全相同。大家都知道吸毒問題,為什么人吸毒后,立馬就感到身體飄起來了,人也飄飄然了?這就是他體內“內啡呔”分泌過量,不少吸毒者還出現了幻覺。1990年曾有一位吸毒的勞教人員,向我們描述了吸毒后的感覺和體驗。他非常無奈地說:“……怎么講呢,叫做要什么有什么,想什么來什么!你想要錢,馬上來一大堆;你想要汽車,馬上就開來一輛;你想要別墅,馬上送給你一幢……。你說克制自己不吸啊?那個我做不到!你不知道犯癮的時候人有多難受!告訴你吧,我一旦犯癮,我就會感到在自己的全身血管里,有無數只熱鍋上的螞蟻,在攀爬,在啃咬!”(摘自李某某的詢問筆錄)吸毒者,他知道吸毒是害己、害人、還危害社會,但為何就控制不住呢?因為他們在吸毒的過程中,體內分泌出“內啡呔”,產生舒適體驗,出現了幻覺,在幻覺中他們什么都可以得到,“想什么有什么,要什么來什么。”(非常有趣,吸毒者說的這句話,與李洪志出山后在“講法”時說的那句完全相同。)吸毒一段時間后,吸毒者的內分泌系統就會發生變化,這種變化會進一步強化他對毒品的依戀,使他產生“身癮”和“心癮”;而“身癮”和“心癮”的產生,又會加劇他對毒品的依賴,使他的人體內分泌系統發生更大的改變!客觀地說,吸毒者就是毒品的奴隸,是毒品的玩偶,是受毒品控制的傀儡。而法輪功則是采用精神控制的手法,李洪志用他的法輪功,人為地、惡意地誘發“修練人”的幻覺,甚至明示或暗示“修煉人”,這些幻覺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客觀的真實的存在,你只要誠心誠意、死心踏地、“以法為師”、“以我為師”地“修煉”,你就可以成功,你就可以當“神”,你就可以什么都得到,你就可以“大自在”,你不僅可以得到一個“天國世界”,而且還可以創造出一個甚至更多的無數個“天國世界”!這就是李洪志給“修煉人”設下的美麗陷阱,以致讓許多的“修煉人”沉迷其中,難以自拔。

     第三,大家千萬不要被“修練人”的表象所迷惑。有些“修煉人”,他們有時確實比平常人做得“好”,有的甚至“比雷鋒還雷鋒”,諸如:待人和和氣氣,與人不爭不斗,單位加工資他主動讓出,單位福利分房他主動讓給更困難的同志,單位評職稱他主動退出等等,人家不愿干的苦、臟、累活,他搶著干,哪里辛苦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而他什么都可以“不計較”,整天坦坦然然、樂樂呵呵。實際上,這只是“修煉人”做的表面文章,從根子上來說,他是在按李洪志的“法理”行事,在按照一種理念行事,他的內心根本不是那種心凈如水、不計名利、不計得失,表里如一的自覺自愿行為。不爭不斗叫作“難忍能忍”,做到了就不會“失德”,就“守德”了(“德”是法輪功中稱為白色物質的東西);吃苦磨難叫做“考驗心性”、“守住心性”,因為“心性多高功多高”,“功柱”出了三界就是“出世間法修煉”,就可以成仙成佛;工資不加、獎金不要、職稱不評、住房不爭叫作“難舍能舍”,“舍盡方為無漏”,在“修煉人”眼里,這些都是常人中的利益,是蠅頭小利,舍棄的越多,放棄的越大,自己在“天國世界”里得到的也就越大,這叫舍小得大,“修的執著無一漏”了,方能“圓滿上蒼穹”啊!這正是“修煉人”貪心之根本所在!所以,對“修煉人”而言,你打他罵他,他無動于衷,甚至還要“謝謝”你;你鼻涕眼淚地求他,他不為所動,認為這是“考驗心性”、“過情關”;你讓他割肉賣股票,哪怕是放棄正常人中的一切利益,他都泰然處置,毫不足惜,絕不吝嗇!但是,你讓他不練功,放棄“修煉”,你就觸動了他最大、最根本的利益,這是萬萬不行的,這時他就會“忍無可忍”了!從邏輯上來說,國家取締了法輪功,就是取締了他的“修煉”;取締了“修煉”,就是取締了他的德”;取締了“德”,就是取締了他的功;取締了功,就是取締了他的層次;取締了層次,就是取締了他的“圓滿”;取締了“圓滿”,就是取締了他“天國世界的果位”!這怎么能“忍”呢!?這怎么能答應呢!?所以,國家取締了法輪功,那是國家不了解他們“修煉人”所謂“做好人”的真相,作為“真修弟子”,就應該“走出來”、“講清真相”;常人說“修煉人”接受了李洪志的催眠、暗示,產生了幻覺,被法輪功精神控制了,那是常人不了解“大法”的內涵,沒有什么親身體驗;你說“圓滿”、“天國世界”都是虛幻的、根本不存在的,那是科學探測不到、發現不了的,因為整個“科學就是在錯誤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”;你說練法輪功多少人死了、傷了、殘了,還害了多少多少人,那是國家造假,即使有出偏的,那也是“他們沒按‘大法’的要求做好”、“不是真修”的緣故!

     總之,“修煉人”為了維護自己“升天”的貪利,挖空心思、想方設法為自己、為李洪志、為法輪功辯護、圓謊,哪怕是客觀事實,他們也要歪曲、辯解,予以否認。

  第七個問題:“修”不成有什么結果?

     以上可以看出,李洪志把“修”成法輪功的好處,說得天花亂墜,可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。但是,有些“修煉人”會擔心:“修”成了固然很好,要是“修”不成又會怎樣,該咋辦?不要緊,李洪志在他的《轉法輪》和《轉法輪卷二》中又把這一疑問“很好”地解決了。他說:“根基不好的人,修不成也不要緊,也沒關系。只要你真心修煉,即使修不成,來世也會有福報!”什么“福報”?就是“來世可以當大官、發大財”,“你上輩子積攢的德可以帶到下輩子,下輩子你還可以修煉,不必轉入六道輪回”!這是李洪志給那些想“修”又擔心自己“修”不成的弟子,一個巨大的精神安慰,以消除他們的思想疑慮,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,使他們堅定地、死心踏地地學練法輪功。

     “‘修煉’法輪功,只有好處,沒有害處。初始祛病健身,最后成仙成佛。”這是孫某某在跟別人“弘法”時經常說的話。這對一些“修煉人”,特別是想“修煉”的高級知識分子,是很有誘惑力的!唐某某曾深有感觸地說:“剛開始‘修煉’時,自己也不相信李洪志所說的,也不相信法輪功所描繪的‘壯麗’景象。但是,仔細想想,這種‘修煉’自己也不會失去什么!既不用改變正常人的生活方式,也不要忌什么口,更不用躲進深山老林去,對工作、學習、生活、家庭根本沒什么影響。而且,自己也不一定非要到練功點上去,與那些老頭老太眾目睽睽下一塊舉手練功,煞是難堪!只要自己在家誠心‘修煉’,做到‘以法為師’,師父李洪志肯定就會管我,起碼能保證我做到祛病健身,沒準還能撈個成仙成佛的天大好處!管他最后怎樣,干嘛不‘修’?‘修’吧!”這就是這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起初的真實心態。但唐某某萬萬沒有想到,只要他想“修”,只要他按法輪功的要求去做,他就逐步落入李洪志精神控制的圈套中。

  第八個問題:不“修”了會怎樣?

  “咱們法輪大法沒有組織,不拘形式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。”這是李洪志對全體“修煉人”冠冕堂皇的承諾。不“修”法輪功了,行不行?行。但是,給你“下的法輪”我李洪志要收走,“看護你、點化你的法身”我李洪志要拿掉,所有“下給你的氣機”我李洪志要收回,“所有給你消除、清理的業力”我李洪志都要還給你!因為你不“修”了、不練了,要這些東西也沒用了。那時候,我李洪志也就不管你了,你也就沒啥保護了,這樣,“就連那個‘魔’都會輕易取了你的性命”!

  這是什么?這不正是對人的一種控制和恐嚇嗎?看起來是“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”,但是,進來容易,出去可就難嘍!應該說,李洪志把他這個所謂“修煉”的門,開得很大,大到無邊,誰想來“修”都可以,什么時候來“修”都行,但是,要想隨隨便便地“不修”、離開、出去,哪可沒那么容易!按照李洪志的說法,你要是“不修”了、離開了,其他的不說,最后連你的性命都難保了!這不是對人的精神恐嚇、精神控制又是什么?!

  需要注意的是:法輪功這門的“修煉”,與其他正常宗教的“修煉”,比如佛教,不僅在“入門”、“出門”的形式上、內容上有很大區別,就是在“修煉”過程的要求、規范上,也是有很大區別的。佛教“三藏”(經藏、律藏、論藏)中的律藏,是專門給佛家修煉弟子們立下的規矩,《百丈清規》、《敕修百丈清規》中已對此作出明確的規范。舉個例子說:佛家弟子上課、坐禪、做法事、哪怕是就寢(方丈除外),都要求集體進行,目的是什么?目的是要在群體中監督、制約、指點、糾偏。法輪功呢?他的監督、制約、指點、糾偏從何體現呢?沒有!我們再從一些形式進行分析,佛家弟子中的師傅(也有叫師父的)不止一個,可以幾個、幾十個、幾百個,可以有活著的師傅或師父,也可以有故去的師傅或師父,但法輪功呢?師父只能是他李洪志一個!而且,佛家的皈依、出家、還俗都有一定的程式、程序和規定,法輪功呢,非常龐雜,誰都可以來“修”,但“修”出問題了,那是你自己的事,與我法輪功、與我李洪志毫無干系!什么意思?這是對“修煉人”負責,還是對家庭、社會負責?不言自明。

  第九個問題:反對“修”又會怎樣?

  按照李洪志說法:你“不修大法”也行,當然你已經很危險了,而且,在今后地球劫難到來的時候,你有可能首先遭到淘汰,只有“修大法”的人,才能免遭淘汰;你“不修大法”也行,但是你無論如何不能反對“修大法”,不能對我李洪志不恭不敬,更不能說“法輪大法”不好!因為,你對“法輪大法”的一念,就決定了你的未來!就決定了你的“存”與“滅”,你只要對我“法輪大法”動了一次不好的念頭(要是說出來或做出來那就更不一樣),我李洪志就要給你在未來的宇宙空間,重新擺放一次位置,降低你的層次;你動了一萬次念頭,我李洪志就給你擺放一萬次位置;你再不接受“教訓”的話,我李洪志就讓你“形神全滅”,叫你層層滅絕、層層銷毀,打入“死水”狀態,那可是非常痛苦不堪的啊;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、我行我素,最后,我李洪志就要把你打入佛用的缽里,那可是佛祖吐痰的地方,讓你永世不得翻身!看誰膽敢反對“大法”?!看誰膽敢反對“法輪大法”的“修煉”?!

  這就是“佛祖”李洪志的“慈悲”!這就是“主佛”李洪志的“洪恩”!難道世上有這么慈悲的“佛祖”和“主佛”嗎?!假如真有的話,這世界也一定是個群魔亂舞的世界!

  第十個問題:誰在反對“修煉”?

     答案是——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!按照李洪志及明慧網的說法,世界各地、世界各國都全力支持法輪功“修煉”,唯獨中國大陸、中國政府、中國共產黨反對法輪功的“修煉”。

  第十一個問題:中國共產黨是什么?

     這個答案在李洪志的后期講法和“經文”中很容易找到:

  ①“中國共產黨是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”(《給俄羅斯法會的致辭》);
  ②“中國共產黨在天上是紅色惡龍”(《解梅花詩》);
  ③“中國共產黨是邪惡勢力的總代表”(《北美巡回講法》)等等。

  顯而易見,在李洪志法輪功的眼里,中國共產黨就是邪惡。

  第十二個問題:大法弟子應怎樣對待邪惡?

  答案是:要“清除邪惡”,要“鏟除邪惡”(詳見《什么是功能》、《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》、《大法堅不可摧》等)。然而,按李洪志的“法理”來說,大法弟子的功能不僅是被隔開,而且還要被鎖上,“神通功能”不能在常人中使用,也根本用不起來,“發正念”根本過不去,“發正念”也根本沒用。那么,大法弟子應該怎樣清除邪惡、鏟除邪惡呢?“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,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、鏟除。”(見《精進要旨二》) 。

  看來,對待邪惡,不同層次的弟子可以采用不同層次的方法,予以清除、鏟除了!至于“修煉人”在哪一個“層次”,該采用哪種方式和手段,——弟子們自個去“悟”吧!

  第十三個問題: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怎樣對待人間的法律?

  答案是:“作為一個修煉的人,是不能用常人的標準去要求和衡量的。”(見《轉法輪》)而道德和法律,恰恰是常人必須遵守和使用的非常重要的標準。“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人間法律的束縛!”(見《正念的作用》和《北美巡回講法》等)。

  第十四個問題:共產黨是否應當保留?

  答案是:“沒有共產黨,才有新中國。沒有共產黨,才能救中國。”“只有推翻中國共產黨,中國人民才能翻身得解放。”“只有鏟除人間邪惡的中國共產黨政權,中國人民才能真正獲得自由。”[詳見《九評共產黨》、《紐約國際法會講法》(2004年11月21日)、《不是搞政治》(2005年1月26日)、《在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》(2005年4月24日)和《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》(2005年5月22日)]

  如果我們把李洪志的這十四個問題作為一個系統連貫起來,作為整體進行全面地分析,我們不難發現:第一個問題——到第七個問題是“順我者昌”的理論體系;第八個問題——到第九個問題是“逆我者亡”的理論體系;第十個問題——到第十四個問題則是典型的“反黨反華”的理論體系!從第一到第九就是一個完整的惟我獨尊的邪教理論體系;而第一到第十四則是一個完備的從邪教——到反華的理論體系。前面第一到第九個問題是基礎和鋪墊,后面第十到第十四個問題則是走勢、目標,且題題相聯,環環緊扣。

  總體來看,這就是一個“以邪教起家、最終反黨反華”的帶有明確目標指向的反動謬論體系!在這個緣木求魚的荒謬體系里,法輪功群體被李洪志實實在在地愚弄一把,以致被李洪志逐步領向反黨、反華、反社會、反政府的道路,他們也在李洪志的精神操控下,認認真真地上演了一幕幕令人匪夷所思的人間鬧劇,成了李洪志、法輪功、國外反華勢力的走卒、炮灰和犧牲品。    

(責任編輯:)

0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
AG真人国际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